Featured Post

10%香港蔬菜自給率,荒謬建議

王維基終於宣佈參選立法會。四萬字的政綱,包含社會各方面的建議及看法,有如超級市場。但細心閱讀,各政策建議之間有不少矛盾之處。在下就著他的土地規劃中農地使用及蔬菜自給率的建議,指出不妥之處。 王維基引述由香港浸會大學香港有機資源中心於2015年2月發表之「香港市民對新農業政策意...

Tuesday, August 02, 2016

梁天琦被取消參選資格,香港從此多事

立法會新界東參選人梁天琦,於抽號碼前最後一刻被取消參選資格。港共政府為了排除宣傳「港獨」的參選人參選,用盡各種卑鄙,違法的手段。接二連三有鼓吹「港獨」的參選人被取消參選資格,和平手段爭取及宣傳「港獨」的方法全被封鎖,在下可以預見,更激烈的抗爭(包括汽油彈),甚至政治暗殺將會在香港出現,香港從此多事,此非香港之福。

在否決梁天琦參選之信函中,選舉主任羅列了梁天琦及他所屬本土民主前線過往的公開言論為否決提名的依據,完全是赤裸裸的言論及思想審查,此乃北韓及非洲第三世界獨裁國家的做法,今天出現於號稱「國際都會」的香港,港共政府已是第三世界政府,如有人要求美國政府根據「香港關係法」取消香港的特殊地方,絕非搞事,相反有根有據。

遺憾的是,選舉主任是公務員,公務員有鐵飯碗,不能隨便解僱。公務員有權及有能力嚴格依照法律辦事,不理任何無理要求。可惜,今天的高級公務員完全沒有腰骨,以「打份工」的心態,執行上級指示。香港的沉淪,高級中產這種「打份工」,毫無原則的心態,有莫大的關係。他日中共倒台,香港建國,今天的選舉主任被清算,可以預見,合情合理。

港共政府接連拒絕支持港獨參選人參選立法會,及大規模政治審查候選人的郵寄物品,連「自主」,「自決」等字眼都不能出街,以為可以壓抑港獨思想。事實剛剛相反,港獨思潮只會愈演愈烈。689及港共政府這班人,根本有心推動港獨。以香港人跟紅頂白,行為要符合主流,怕事的心態,當港獨不再成為禁忌,支持率會幾何級數上升。今天支持港獨有17%,下次同類調查,一定超過20%。不要以為20%是小數,非常接近25%之關鍵少數。25%港人,代表有超過一百七十萬港人支持。在其他國家,25%的國民可以在廣場集結,自行制憲,甚至成立臨時政府。

Tuesday, July 05, 2016

10%香港蔬菜自給率,荒謬建議

王維基終於宣佈參選立法會。四萬字的政綱,包含社會各方面的建議及看法,有如超級市場。但細心閱讀,各政策建議之間有不少矛盾之處。在下就著他的土地規劃中農地使用及蔬菜自給率的建議,指出不妥之處。

王維基引述由香港浸會大學香港有機資源中心於2015年2月發表之「香港市民對新農業政策意向調查報告」內調查結果,指出「超過六成(65.5%)的受訪者支持增加蔬菜自給率。不過支持本土農業同時,大家都明白本港農業無可能達到完全自給自足,超過三成(35.5%)的受訪市民期望自給率訂立在10%。」

他將10%定位為香港蔬菜自給率之原因,是因為有超過三成市民支持,簡直開玩笑。根據調查問卷是提問(下圖),用了新加坡做例子,再給受訪者選擇答案只有維持2%,5%,10%,15%及超過20%。這個所謂調查結果,只是市民感覺而已。


怒在下直言,香港市民根本沒有這個知識及能力去決定香港蔬菜自給率。一個地方的蔬菜自給率,也不是如此訂立的。市民的看法,只是參考而已。農業乃一國之本,涉及國家安全及一地食物安全,要訂出蔬菜(食物)自給率,重要考慮是香港農地比率,生產力等可行性,以國家安全的戰略思維出發。在下早前做了分析,如可以善用4523公頃農地(漁護署2013年數字)及提升生產力,香港蔬菜自給率可達致25%,甚至30%也可以,相信比10%更加合理,更符合公眾利益。北京,上海的自給率,達35%以上。

王維基竟然用此數據為由,以10%蔬菜(食物)自給率為基礎,在下非常震驚。

再者,王維基引述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的調查報告,「香港要由2%自給率做到新加坡的10%,約需1,001公頃農地」,報告中聲稱「參考本地一項研究推算,如果香港要達到 10%的蔬菜自給率,便需要 1,001 公頃農地。」完全沒有具體說明研究出處,如此草率及兒戲,令人遺憾。王維基本人及他的團隊,不去深究背後理據,就照單全收,給人粗疏之感。

香港現時729公頃常耕農地,只可做到2%自給率,根據這個比例,1,001 公頃農地如可做到10%?生產力要提升多少倍才可,現實上根本沒有可能。

王維基同時認為「至於近3,500公頃剩餘荒廢農地,以每公頃住950人計,已經可以多住332萬人;假如『唔去咁盡』,只將當中1,000公頃土地改變用途,都足夠變成95萬人口居住的新市鎮。」國師陳雲昨日已經說明,「生態是一個整體,政府動得了5%,其餘的95%就可以報廢,這是生態學的科學常識。」郊野公園如是,農地也如是。破壞農地,除了破壞水土,同樣會摧毀香港土地環帶,如陳雲所言,「會將香港變成東莞,市內毫無地理格局,十足巴西那種毫無格局的擴張城市」。要在香港復興農業,必須保護水土,善用已有農地,而不是將農地及郊野公園興建住宅。


Thursday, May 05, 2016

限制公眾查冊,有利中國財產轉移

踏入五月,公司註冊處聲稱根據私隱專員公署建議,實施新查冊安排。公眾須聲明查冊目的,方可查閱公司登記冊。查冊目的選項只有與被查公司相關人士有往來之選擇,而傳媒或公眾查詢不在選項之列。連警方或廉政公署透過公眾查冊系統查冊也沒有選項,果真荒謬。有律師揚言,若公眾胡亂填寫目的,其後遭發現最終用途跟當時填寫的不相符,有可能會觸犯虛假陳述等刑事罪行。 

 早於2012年,政府已擬修訂《公司條例》限制查冊,只是引起新聞界及公眾強烈反對而撤回。今次藉私隱之名,終於修訂成功。又私隱,又虛假陳述,真的好嚇人。在下認為,此據背後目的,乃假借私隱之名,替中國紅色資本洗黑錢及收藏資產,以及本地權貴官商勾結不當行為掩飾,減低《巴拿馬文件》在香港出現的可能。他們在香港的資產及交易不能輕易查出,在中國即將崩潰之際,他們可更安心地轉移財產到香港。 

 香港近年有一怪現象,非常重視私隱,但不過是權貴的私隱。藉私隱行事,更有道德高地,不容易引起反彈。然而,公司是法人,有限公司更是有限責任,有限負債;而最重要的,公司與股東是分開的,公司責任與股東無關。官員,權貴及政客持有公司,透過公司進行交易,收藏資產,在現代文明社會,尤其是國際金融中心,必須受到監察。《巴拿馬文件》揭露中國當權者家人,富二代在香港的財產分佈,及世界各地當權者及權貴藉著離岸公司進行交易及收藏財富等行為,部份更懷疑觸犯當地法律,或引起當地國民懷疑當事人的道德誠信,更顯得公司查册有利公眾監察。將私隱凌駕公眾利益之上,限制公眾查册,權貴,官員及政客可為所欲為,必最終損害公眾利益,甚至國際金融中心的誠信。國家無信,可以休矣。


Thursday, April 07, 2016

入境處所為何事?

二月,一位日本空手道大師獲香港空手道總會聘請來港訓練香港套拳隊,在訓練途中被入境處帶走,告以黑工罪。日前台灣模特兒唐子涵參與私影會被判監兩個月。小弟不才,在Facebook請教高人,早前超級巨星Madonna來香港演出,她可有工作簽證?南韓著名影星宋仲基及宋慧喬來港幫ViiuTV開台禮作特別嘉賓,他們又有否申請工作簽證?是否外國明星來香港宣傳,也要有工作簽證?以前是否如此?日後是否需要? 

入境處執法,有什麼問題?如果大家以為對,你就中左毒了。如果小弟告訴你們,此事在九七前,甚至2008年之前,肯定不會拘捕兩人,當無事發生,你們有何反應?什麼收到線報,不要當人是傻的。十人參與的私影會,算是私人活動,誰人會去留意,去告發?日本空手道大師也是如此,訓練香港套拳隊,對香港有利,也不是第一次,誰人會去留意,去告發?!不要以為此事與各位無關,是否日後所有學術活動,大師級工作坊,所有講者都要有工作簽證才可,否則就是黑工? 

不要以為入境處現在已經好得閒,為了證明自己存在,要處理這些芝麻小事。日前入境處職工會才投訴人手不足。君不見不少假和尚來港隨街化緣,殘障人士在香港各地用擴音器賣唱行乞(在下於荃灣,筲箕灣,油麻地見過。在荃灣,一個月內見過超過四次),又不見入境處執法,問問他們是否旅客?尤其這些殘障人士,在下非常懷疑他們受犯罪集團操縱,甚至可能是非法入境。如果循正途入境,入境處為何可以放行? 高鐵及港珠澳大橋,有沒有黑工?  入境處執法與否,不是有人有否犯法,而是有政治考慮,利益考慮。九七前,這些芝麻小事,不會影響全香港,隻眼開隻眼閉,當無事發生,既不浪費資源,更不會擾民。大家便以為相安無事。誰不知是政府背後操縱而已。 

入境處如此做法,背後必有政治目的,是否和康文署,刪去「國立」一詞目的一樣?大家不妨思考一下。

Wednesday, April 06, 2016

中共在香港的死穴

一石擊起千重浪,一群香港年青人成立「香港民族黨」,公開宣揚及爭取香港獨立。一眾廢柴政府高官,中共駐港官員及建制派群起而攻,同時香港民族黨不停接受主流傳媒訪問,講述「港獨」理念,「港獨」不再是禁忌。

政府,中共及建制派回應,理由不外是「港獨」違反基本法;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一部份;香港與中國利益息息相關,獨立不符合香港利益;「港獨」會令中國斷水斷糧,所以不能獨立。

從「巴拿馬文章」披露,香港有超過二千二百間中介機構與該律師行合作,為全球之冠,替該律師事務所服務超過三萬七千間境外公司。網上討論區,更有人指出有前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家屬,持香港護照,透過該律師行開設離岸公司。香港貴為國際金融中心,法制健全,專業人士有專業操守,國際知名會計師行,律師行在港有辦事處,資金自由流動,給予中共權貴非常方便途徑洗黑錢及逃稅。香港護照比中國護照在全球更有認受性,加上香港人在國際上印象比中國人好,令不少中共權貴家屬千方百計移居香港,足見香港人身份何其重要!

在下不妨再直說,中共最想香港建國。不論是太子黨,江派,團派,他們心知中共政權時日無多,自去年起不斷將資金調離中國,而他們在香港的經濟利益及資產,需要一個獨立的香港政府去保護。什麼「港獨」會損害十二億中國人民的感情,根本故扯。十二億中國人民的感情根本不在中共考慮之列。中共最憂慮的,只有自己的利益。香港藏有不少中共權貴的利益,萬一金融中心被毀,他們的利益也會毀於一旦。所以中國不能在香港出動解放軍,當香港是西藏呢!而香港建國,主權獨立,更態保護他們在港之利益,像九七前。

供水給香港的粵海投資,2014年對港供水收入近40億港元,2015年上半年也達23億港元。而水資源收入佔集團收入六成。中國對香港供水,不是無償,而且收費極貴。如果中國不供水給香港,粵海投資損失近45億港元(2015年計)收入。綜觀全球,能在食物,能源上全可自給自足的,恐怕只有美國,俄羅斯,澳洲,日本等國家。歐洲的天然氣,由俄羅斯供應。

事實是中共沒有香港,就立即玩完。香港人不應妄自菲薄,誤信謊言。必需莊敬自強,捍衛自身利益。

Tuesday, February 23, 2016

香港人不長進的報應

被市民譏諷為「CCTVB」的無線電視,星期一在其新台J5以普通話報導新聞,更配以殘體字字幕,令全城嘩然。無線電視發言人聲稱,「既然是普通話新聞,簡體字(殘體字)有甚麼問題?」

事到如今,怒在下得罪說句,此乃香港人不長進應得的報應。民主不只是投票,而是懂得在適當時候做正確決定,要用腦,更要識見。可惜,不少老中兩代香港人,這方面的識見實在追不上時勢,錯失了修正的最佳時機。香港人沒有當年英國人用選票將丘吉爾扔下台的智慧及識見,往日必需負出更大代價,方可撥亂反正。

三年前開始的港中矛盾,左膠社運人及時事評論員,用「文化多元」當時為使用殘體字的商鋪辯護,力斥捍衛本土利益的言行為「歧視」,「法西斯」;小學行「普教中」,教師公會無大反應,不少香港人仍在夢中,以「不懂政治」為榮。兩傘革命,堅守「和理非非」,遭到黑警毒打,失敗收場才開始反省「和理非」抗爭方式是否走到盡頭,要用另一方法抗爭。一群抗爭了三十多年的泛民九流政客(棍),仍是香港反對派的政治代理人。三十年抗爭仍然一事無成,在外國,此等九流政客一早被選民摒棄了,自己不去反省得失,以為打著抗爭招牌就可以壟斷反對派,還敢無恥地振振有詞,次次選舉要選民顧全大局,含淚投票支持他們。奈何仍然有不少香港人相信他們。

農曆年初一晚魚蛋警民衝突,示威者使用武力還抗,泛民政客又再次與使用武力的示威者劃清界線。 寧願要姿態,也不要勝利 。近日立法會補選,有曾經是激進派的政客在一泛民候選人造勢大會上,批評另一本土派候選人「用旺角騷亂中六十九名被捕者來作為選舉工程,是食『人血饅頭』」。但他自己年年用「八九六四,劉曉波,李旺陽」作為自己的政治生涯,食「六四人血饅頭」。 譏笑捍衛本土抗爭者,不顧香港人的利益及尊嚴。香港人如果再支持這些不思進取,與時代脫節的永遠反對派政客,香港再沈淪,689再強硬,再不顧民情,而使自己利益再受損,下一代被奴役,也與人無尤,只怪自己不長進了。

可幸的,醒覺長進的香港人仍有不少,用行動捍衛香港,共和憲政是用腦,要做正確決定,為決定負責。香港人第一步,必需正確選擇政治代理人,掃走失職永遠反對派。

Tuesday, November 24, 2015

七十世代何處去,從「那一天我們會飛」說起

剛過去的週末終於看了「那一天我們會飛」。之前部份老同學已經看了及在社交網站談論,小弟大約知道一點劇情,但無損觀賞興緻。此劇在母校取景,而且的確拍得很美,除了游泳池外,差不多整個校園及母校後面的公園也用上了,所以觀賞時的確勾起不少回憶及上課點滴。什麼是走堂批准紙,當年話走堂,就走堂呢!

步入不惑之年的余鳳芝及彭盛華,結了婚,因工作壓力, 彭盛華要長時間工作,嚴重忽略了余鳯芝,大家缺乏溝通,根本已面對婚姻危機。彭盛華的外遇,「顧客永遠是對的」工作哲學反映與社會的妥協,同樣好寫實。余鳳芝記掛著中學時好友蘇博文,不斷回憶中學生活的點滴,嘗試尋回他。不是活在過去,而是人到中年,面對刻板及不如意這的婚姻生活所出現的精神依賴寄託。而最令在下沉重的,是蘇博文最後原來到了天國,只有他徹底地實現夢想。不過要到天國方能實現夢想,實在不是味兒,有點諷刺,但如實反映香港今天的實況。香港不是實現夢想的地方。箇中原因,世代之爭,土地問題,多少大家也會琅琅上口。然而,很少人談到的,七十世代在今天香港社會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身為七十世代出生的一員,八九十年代在香港成長,見證英治時代的最後光輝歲月,親身經歷九七後的多次金融危機,九一一,沙士,見證香港盛極而衰。蕭少滔曾撰文,說「七十世代是黑仔整一代人」(註一)。

的確如此,蕭兄在其鴻文(註一)中描述:「七十世代基本上是走上一代人的路,但偏偏這條路上不到車,但卻要繼續行。起薪點奇低,但工作量極高,亦易失業,正因為這種環境使然,工作保障低而感到沒有安全感,七十後其實是最多孤男寡女,即是最多一批的剩男剩女。特別是剛巧他們當紮時代要衝上位時,不勤力隨時飯碗都不保下,結婚生仔的想法便大大退後,所以今天三十多、四十才生仔的高齡產婦就是這樣出現,因為他們二十多歲的時候根本沒有時間。正如戲中夫婦楊千嬅和林海峰甚至沒有小孩,這種種結果其實是回想是當時社會環境下造成。

描述一針見血。的確是我們不少同學的處境,六十歲退休時子女才大學畢業(如果會的話),加下不少上有高堂要照顧,壓力真的好大,七十世代好像是最好欺負的一代。

七十世代的處境,比八十世代更惡劣。然而七十世代在社會打滾多年,有學識,有人脈,比八十世代多了閱歷,知分寸。我們曾經擁有美好時光,好應該將此傳承,繼往開來。在此存亡之秋,絕不應該與一班不知所謂,極度無恥的五六十世代的人渣上位者及權貴同流合污,巧取豪奪,只當香港是搖錢樹,破壞香港的基石;相反應與八十世代站在同一陣線,一同捍衛香港。七十世代的閱歷和分寸,正好補足八十世代的經驗上的不足。我們見證了香港盛極而衰,帶領香港,協助香港撥亂反正,或是七十世代在大時代中的使命。


註一:




Monday, April 27, 2015

敬覆王丹,退聯不是世界末日,悼念六四不是支聯會的專利

自香港大學退出學聯公投成功,一石擊起千重浪,理工大學及浸會大學相繼公投通過退出學聯。學聯也宣佈不出席今年維園六四晚會。

旅居台灣的前學運領袖王丹,日前在面書表示尊重決定,但感覺非常遺憾。又認為「政治發展歷史上,沒有一個運動的成功,是通過與別人切割達成的。」及「這個決定,中共一定非常樂見。」

在下非常驚奇。從華夏歷史中,姬昌姬發父子與紂王切割,推翻紂王建立周朝;劉邦也是與秦二世切割起兵,逐鹿中原,最後擊敗項羽而建立漢朝。孫中山也是與腐敗的清朝及反對革命的漢人切割,領導革命成功推翻滿清。王老師上文,恐與歷史事實不符。在下不清楚王老師上文所指的「別人」,是指什麼。

如果王老師指的「別人」,是指「同路人」,難道所有人必須以同一方法去抗爭才可?要達到目的,可以有很多方法,愈多方法,愈容易達到目的,這是常識。今天所謂的抗爭方式,用了二十多年,沒有實質效果,更完全觸不到中共的死穴。今天改變方法,合情合理,更是遲了。王老師及香港的泛民,支聯會及老一輩學運份子,到今天仍未清楚了解中共的本質。在下更不明白,為何一個用了二十多年無效的方式,今天仍要堅持沿用,直到永遠?為何會認為用了二十多年而無效的方式,今天會繼續沿用會成功?他們想成功,還是永遠失敗?

香港不少泛民及老一輩學運份子認為各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退聯)是大逆不道,相信「中國沒有民主,香港就沒有民主」的邏輯,及迷信要一個大組織才可抗爭成功。王老師更認為,不出席維園六四晚會是中共樂見。今天抗爭不需要組織帶領,人人都可以抗爭,退聯更不是世界末日。當學聯內部在路線,意識形態出現嚴重分歧,再談團結完全沒有意思,也無視團結的真正意義。團字囗內一個專字,指一班人一起在特定範圍或組織內,專注做事,從而達到目的。今天組織目的出現分歧,達成目的的方法出現分歧,如何專注?連團結的基礎也沒有,勉強一起,叫內耗,對大家沒有好處。再者,中共欺善怕惡本質,香港的民主,絕不需要建基於中國的民主,只要有行動撃中中共要害,即使中共不高興,也會與你談判,給你想要的東西。抗爭人數,完全不是重點。中共恩賜的民主,是虛的,不能長久植根香港。

悼念六四不是支聯會的專利,任何人或團體都有權舉行任何形式的悼念活動。不去支聯會的維園燭光晚會,不代表忘記六四。今天的中國,完全沒有華夏文化內涵,只是黨國。當香港人不再鍾情「建設民主中國」,不再相信「中國沒有民主,香港就沒有民主」時,與中共及支聯會劃清界線,代表香港人對中共死心,準備與中共分手,中共再不能利用民族主義麻醉及支配香港人,這是中共不樂見的,所以中共一定程度上樂見香港人熱忱於悼念六四。

王老師,今天香港,已到存亡之秋,要改變不行的方式,才有一點曙光。

Thursday, January 01, 2015

三權合作,極權降臨

雨傘革命,失敗告終,港共政府開始加強控制,清算行動默默展開。基於行政效率,只是拘捕某些知名人士,未有大規模拘捕參加者。但警方目無法紀,濫權,濫捕,暴力對待香港市民已時有發生,與日軍佔領香港時無異。香港警方已淪為特務兵團,為所欲為,倒退回有牌爛仔的年代。

一名十四歲女童於十二月二十三日在金鐘「連儂牆」用粉筆塗鴉,當晚被警方以涉嫌刑事毀壞拘捕,拘留十七小時。同月三十日,香港警方更以女童父親無力照顧為由,向法庭申請保護令,接管女童。審訊訂於下月十九日進行,但裁判法院法官要求女童期間需暫住女童院,變相拘留,引起公憤。幸好,在大除夕傍晚,高等法院撥亂反正,批准她保釋,不過她已成為香港歷來最年輕政治犯。此事反映警方濫權,濫用法律打壓異己的手段,已無所不用其極。更甚者,該法官的判決,有無視終審法院以往的判決案例及國際保護兒童公約之疑。在警方未正式起訴該女童下,要求女童暫住女童院,有違常理及公義,令人質疑法官是否已被中共收買,違背道德操守,為虎作倀。當法院已淪為政治打壓工具,不再主持公道時,乃是三權合作的開始,更是暴力革命的開始。

同一時間,港共政府計劃在2018年更換香港市民智能身份證。新智能身份證更會加入無線傳輸技術(RFID)。此技術現廣泛應用於物流業,大型超市,寵物晶片,護照防偽。由於香港法律規定,香港居民必須帶身份證出街,加上港共政府的賣港獨裁,不受人民監督,只要警方用閱讀器掃描,或在街道安裝隱閉閱讀器,市民行踪便無所遁形。日後香港市民何時在何處出現,參與遊行集會,不論是否帶上面具,港共政府都會一清二楚。市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保護,基本法保障公民遊行集會自由條文,恐已形同虛設。

這兩件事,足證港共政府欲加強監控市民,圖建立極權政府,實施鐵腕統治。 香港人不是奴民,必會群起攻之,下一波雨傘革命來臨,有市民使用武力,絕對合情合理。他日革命成功,為虎作倀,違反道德操守的法官,警員及公職人員,必遭清算,罪成革職除牌,充公財產,驅逐出境。

Tuesday, October 28, 2014

敬覆王丹,香港渴望成功

日前,旅居台灣的王丹應香港《明報》邀請撰文「致學聯同學的公開信」,講述對雨傘革命的看法。 這篇文章在香港惹來批評,指責他散播失敗主義,雖然王老師及後在面書澄清,但在下愚見,文章確實有不少待商榷之處。 

王老師認為:「我認為你們應當給自己一個掌聲,因為,你們已經取得的成果,其實超出你們的想像。」 而他所持的理據及聲稱的視野和境界,竟是革命「激發出的市民的熱情、國際的關注,尤其是整整一個世代的年輕人的參與意識」,及「已經創造了香港再生的基礎,所以無論最後結局如何,已經贏了」。這種邏輯,與過去十多年來香港的左膠社運人及泛民政黨主導的抗爭邏輯如出一轍,沒有實質成果而聲稱階段性勝利,然後和平散去,後果更是消耗民氣,助長認命主義。

九七後香港的民主運動,對爭取民主不單毫無寸進,更是退步了。原因與這種不斷失敗,不斷重覆失敗模式爭取,有直接關係。從政者除了赤子之心,更必需有政治道德,運用正確抗爭戰略,審時度勢,在失敗時懂得承擔責任,檢討過失。可惜香港的左膠社運人及泛民政黨,完全沒有承擔失敗責任的政治道德,更從不檢討過失。再者,王老師在文中所述的所謂成果,完全是虛的,將副產品當成更重要的成果,根本欺騙自己,與當初抗爭目標大相逕庭。

王丹又在文中提醒香港學生「要有失敗的思想準備,以及正確對待失敗的態度,不要因失敗而失望」。首先,凡事作最壞打算,應該是為了知進退,避免最終失敗收場,而不是準備迎接失敗。 最終失敗收場的結果,是香港進入黑暗時代,港共大肆秋後算帳,黑道橫行。正是因為抗爭者不希望重蹈覆轍,所以更加堅定不移,審時度勢,運用適當抗爭戰略,要在最終步向成功。

八九民運,失敗收場,香港的左膠社運人,泛民政黨及經歷八九民運的學者社會賢達,從不去總結八九民運的得失,一個多月來,從不研究今天香港社會環境及國際地位與八九民運時有何差異,只是經常強調不要重演六四,要見好就收。見好就收正確,問題是今天「好」沒有出現。

而王老師提及的「勝敗不是終極價值所在,理想才是我們的共同追求」之言,令人不著邊際。實踐理想過程,障礙困難少不免,多少次失敗不是問題;要是能總結失敗經驗,及時修正,克服障礙困難,成功總會在望。

今天香港的抗爭,是一場為尊嚴生存而戰的世代戰爭。我們要的成功,不僅是精神勝利。我們要針對中共死穴,勇武抗爭,更要走出六四的陰霾。香港人輸了十多二十年了,我們渴望成功,落實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